本期文章

特朗普的外交迷航

特朗普的內心,是一片危機四伏的叢林,在這裏盟友不值得信任,對手必須臣服。

作者:雷墨 資深主筆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6-23

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似乎正在濃縮成“一個點”,即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他的同盟外交、大國外交和國際外交,幾乎都在圍繞着這個點轉。但從具體政策行為來看,這體現的並不是戰略高明,而是外交迷航。

6月5日,特朗普簽署備忘錄,計劃在今年9月前從德國撤走共計9500名美軍軍人。如果政策落地,這將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在歐洲最大規模的撤軍行動之一。

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在簽字前並沒有告知德國。他做出這樣決定前,德國總理默克爾以疫情沒有得到有效控制為由,表態不會參加原本6月在美國舉行的G7峯會,後來她又對特朗普把推遲到今年9月的G7峯會變成G11峯會(邀請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和韓國參加)提出了異議。

稍微瞭解特朗普個性的人,都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特朗普的撤軍決定與默克爾對峯會的異議之間,不可能沒有絲毫聯繫。這符合特朗普威脅恫嚇的外交風格,但對美國的同盟外交併非利好。德國更可能的選擇,是拉着歐盟加速推進戰略自主,而不是對美國大兵屈膝挽留。

新冠疫情與種族騷亂導致的亂局,很容易讓人聯想起1968年動盪的美國。但那一年,美國的失業率是3.5%,GDP世界佔比38.4%。眼下美國的失業率高達14.9%,2019年GDP世界佔比是24%。

在美國更需要盟友的時候,特朗普在動搖盟友對美國的信任。特朗普的目標與手段總是“反邏輯”,他需要盟友的援手來應對中國崛起,但卻以威脅恫嚇為方式。在美國實力相對下降時,他卻表現出絕對的自信,並以這種自信來開展外交。

從媒體報道的情況來看,特朗普把G7擴充為G11的想法,不僅沒有與G7成員國商議,竟然也沒有向所有4個受邀國都通氣。視大國外交如兒戲,給外界的印象是外交業餘。當然,這或許也是因為“自信”。

但是,特朗普的邀約並沒有應者雲集,很能説明問題。不難想象,即便G11能如期舉行,合影留念的意義也大於解決實際問題。召集世界大國領導人開會,不邀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裏面瀰漫的美國私心濃度太高。新冠疫情衝擊世界經濟,美國卻想着與其他國家商議如何對中國戰略競爭的問題。這與時代主題太不合拍。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主席理查德·哈斯近日撰文稱,如果大國競爭以及如何管理它們之間的競爭塑造了過去數個世紀的歷史,那麼如今的時代更可能由全球挑戰以及世界如何解決這些挑戰來定義。這就是時代主題之變。

但在已經變化的時代,特朗普的觀念卻是“復古”的。在他眼裏,經濟繁榮離不開工廠冒煙,美國的偉大需要國家主權的強化。他對全球治理不感興趣,源於其政治理念上對“全球政府”的警惕性、防範式想象。

正如約瑟夫·奈所説,世界政府的缺席,並不完全意味着所有地區國際秩序的缺席。“雖然有一些外交政策問題,往往關係到民族國家的生存,但大多數並不是。”

這些“並不是”的大多數裏,無疑就包括哈斯所説的全球挑戰,比如氣候變化、疾病大流行、國際恐怖主義等。這些問題,美國能通過強化與中國的戰略競爭得到解決?

特朗普的內心,是一片危機四伏的叢林,在這裏盟友不值得信任,對手必須臣服。這種“返祖”的觀念,正在使美國陷入外交迷航。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